“民工荒”削薄鞋服企业“刀片利润”

作者: 品牌时尚  发布:2020-01-31

  在全球金融风暴席卷之时,鞋服制造业的利润已薄如刀片,被称之为“刀片利润”,目前,珠三角和长三角出现的“民工荒”再一次使沿海地区鞋服企业雪上加霜,更加削薄了鞋服企业的“刀片利润”。

  

   为春节留守民工发红包的政策遇尴尬

  

   “乡愁,岂是那一张张买不到的车票?”1月28日清晨,张晓芬伫立在温州火车站广场的那些背着大包小包的农民工们中,眺望远空,不大理会笔者谭儒的提问,似答非答地说出了诗一样的语言。但笔者谭儒从张晓芬那泪眼模糊的目光中读懂了两个字——乡愁。

  

   张晓芬老家在重庆万州区,现在温州一家中型服装企业做样衣工,一个月前就提出了辞职。但今年的寒冬让张晓芬供职的专做男款棉褛的企业生意特别好,公司严重缺工,一直没有给张晓芬结清工资,老板甚至发出通知,对春节留守员工实施奖励政策:在原工资待遇不变的情况下,给每位留守员工补贴2000元;农历29——初三,放四天假;食堂不休息,保障员工饮食;年夜饭由老板在大酒店请客。但张晓芬对这样的“奖励”不屑一顾,因为老板根本不知道张晓芬的乡愁,乡愁是撕心裂肺的念想,乡愁是一年不变的寄望。张晓芬决定不管怎样一定要回家过春节。虽然,张晓芬两天没有买上票了,但张晓芬依然要痴痴地在售票窗口等票。

  

   “回家太难了,明年我不来了!”在温州某鞋业集团上班的王庆利面直摇头。22岁的王庆利看起来要比同龄人显得沧桑,他老家在贵州遵义,对于到温州打工他没有什么喜悦,反而显得很无奈:“每次回一趟家我都会老几岁,虽然单位给我们定了车票,但是一想起那长长的路程我就焦虑。”像王庆利这样“焦虑”的民工不在少数,遥远的距离不仅阻隔民工出门追求的梦想实现,也阻隔了他们到沿海打工的喜悦。笔者谭儒在2010年全市春运工作会议上获悉,春运期间温州市客运量预计达2300万人次,相当于现有温州人口700余万的3倍。民工返乡成为主流。许多鞋服老板承诺,只要员工返厂,公司愿意全额报销车旅费。也有一些鞋服企业出台政策,包车接老员工返厂。

  

   鞋服企业的人力资本费用将大幅提高

  

   “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回家过春节的民工回来,否则我们根本无法完成我们的订单。”温州某服饰公司副总经理何贵霞对明年的民工返厂深感担心,为此,她在节前制定好了2010年春节员工返厂奖励及招工政策,以更优惠的待遇吸引民工来企业务工。

  

   一、老员工按时返厂的奖励:

  

   1、奖励对象:仅限于正月初八至初十晚上8:00之前返厂报到的

  

   2、奖励标准:按企业连续工龄进行计算。

  

   工龄≤6个月:300元 6个月<工龄≤1年:400元
1年<工龄≤2年:500元 2年<工龄≤3年:600元
工龄>3年:700元

  

   3、奖励方式:初八、初九、初十报到的员工分别按奖励标准的100%、80%、50%进行奖励。

  

   二、老员工介绍新员工的奖励:技术工:200元/人,技术学徒工:100元/人,普工:100元/人。

  

   三、新技术工进厂补助方式:

  

   300元/人,入职的首月免费提供伙食。首月保底2500元/月。

  

   四、技术工“一对一帮教”奖励办法:辅导老师对帮教学徒的入职引导、技术辅导、品质责任及考核上岗等工作责任包干。200元/人。

  

   五、开门红包:正月初九上午开工之时,公司领导现场发放开门红包。

  

   据何贵霞统计,如果执行了她制定的春节员工返厂奖励及招工政策,公式起码要支付60多万元,这意味着,仅招工一项,她的公司至少要消减60万的经营利润。

  

   尽管何贵霞有了春节员工返厂奖励及招工政策,但她对虎年的用工形势也是没有太大的底气。据悉,2010年1月 ,浙江企业需求总人数68万人,求职总人数31.2万人,用工缺口达36.8万人。深圳市用工缺口8万人,劳务输出大省四川眼下招工也是困难重重。东莞劳动部门近期曾通过对去年12月劳动力市场的数据进行了分析,得出求人赔率迫近1:2的答案。

  

   目前,面对“民工荒”的客观现实,许多地区都出台了一些相关的政策,但很多政策都得让鞋服企业掏腰包。比如去年,浙江省政府决定,从9月1日起调整最低工资标准,调整后的月最低工资标准为750元、670元、620元、540元四档,非全日制工作的小时最低工资标准为6.4元、5.7元、5.3元、4.6元四档。

  

   鞋服企业在“刀片利润”上战战兢兢

  

   尽管鞋服企业可以提高民工的薪酬、待遇,但有些方面,企业是无法解决的,比如说户口、孩子上学和社保等问题。若想从根本上解决“民工荒”,必须将农民工应该享有的一些基本权利纳入统筹范围。但还只是在理想的层面,其实,那些“社会”造成的“民工荒”之缺憾也得由企业买单。

  

   当然,让鞋服企业买单的不仅仅只有这些,还有民工对出外打工的惧怕和心理上的拒绝。笔者谭儒在一鞋企采访时,河南籍民工李奇称:“现在的老板一面喊着‘民工荒’,一面却随意地开除劳工,强令我们超时工作,我们每天6点就起床了,晚10点才下班,每天都工作12个小时以上,太累了,明年我不到温州打工了。”

  

   网友hollo6认为“民工荒”至少有三个原因:

  

   1。农民工不堪忍受超强的压榨,盘剥,选择了用脚投票。(虽然很无奈)

  

   2。部分新成长起来的年轻的农民工,收到新思潮的影响,不愿接受既定的社会阶层定位,难以忍受强度比较大的劳动,向往同龄的都市青年的潇洒生活,宁可不断地失业,也不愿干连他们自己都很瞧不起的某些工作。

  

   3。由于人口过剩导致的用工资源无限大,致使私营企业主肆无忌惮地剥削劳工,以尽快地完成他们的原始积累,好转行从事“干净”的行业。当地政府的官员们关心只是GDP、吸引外资金额、完成税收。对事实上的“残酷的”剥削几乎视而不见,一面跟媒体打太极,一面不断地说要增加最低工资标准。却无视真正的实质性问题——超长的工作时间(加班费很低甚至没有,老板主要利润来源)、恶劣的工作环境和福利保障。

  

   笔者谭儒在东莞采访时获悉,东莞市面对“民工荒”欲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却遭到了不少鞋服企业的反对,他们表示在金融危机期,鞋服企业生存本就困难,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后生存压力将更大。

  

   用工缺口增大,鞋服企业干着急。东莞一家鞋业负责人告诉笔者谭儒,由于“民工荒”,公司的3条流水线停工,资源闲置成本增大。公司现在只承接一些附加值略高的订单,利润微薄的订单一律回绝。

  

   “昔日‘劳动力低廉’成为财富掠夺者冠冕堂皇的借口,而今,鞋服企业想把金融危机、通货膨胀的压力转嫁给民工的愿望已经很不现实了,必须自己买单。”北京大学博士朱怀江在研究“民工荒”时发出了如此的感叹。他告诉笔者谭儒,工人权益受到侵犯或者工资待遇太低是造成劳动者主动辞职的重要原因。有一项对珠三角五市1500余名农民工的最新调查表明,2009年加班费收入为0元者为839人,有199人有加班。另外,从2007年开始,农民工每月、每周、每天的工作时间均值都在增加,但小时工资却在下降,从2007年的8.0258元/小时,降至2009年的6.9658元/小时。鞋服企业的生产成本和民工待遇的矛盾越来越突出。

  

   笔者谭儒在1月18日温州市鹿城鞋业协会召开的八届四次会员大会上获悉,2009年该协会近三分之一的鞋革企业处于半停产、停产、倒闭状态,高达118家。显然,“民工荒”已给“中国鞋都”的鞋服企业重重的一击。

  

   据资料表明,“来料加工世界工厂”的珠三角地区99%以上的鞋服企业招工困难,有单不敢接,中小鞋服企业运营显得捉襟见肘、战战兢兢。(来源:网络 作者:谭儒)

本文由女鞋尺码_最新鞋业动态,资讯_果子鞋业网发布于品牌时尚,转载请注明出处:“民工荒”削薄鞋服企业“刀片利润”

关键词: 品牌时尚